李荼:每个小区里至少有2条“臭鱼”

栏目:跆拳道 来源:海南信息网 时间:2019-07-23


每个小区里至少有2条“臭鱼”


作者|李荼


我把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厚颜无耻,满脑子里想的是男女之间活塞运动的男人称之为“臭鱼”。这样的“臭鱼”我们小区有2条。一条是6层出租车司机,另一条来自8层私企老板。他俩均40岁以上,平头正脸,京味十足,是北京2千万人口中的一对,他们有家有业有孩子,什么都不缺,但,不招人待见。


  先说说出租车司机吧。


  他似乎是上班的,但我常见到的景象是:他那辆黄绿色蛤蟆样的出租车天天趴在小区停车场内,而他则穿件灰白色体恤衫,穿条七八十年代人们常穿的腿外侧印有2道雪白色竖条类似秋裤状的运动裤,在小区里和一群上年纪的大爷大妈打乒乓,或者将鸟笼挂在紫藤架上,踩着架下的水泥横条,踮着脚,抠鸟笼里的鸟屎。并不像一般出租车行业,人歇车不歇,一个白天一个晚上,双班倒,他是人歇车也歇,时间大把大把挥霍,闲得穿着秋裤在小区内瞎晃悠,闲得鼻毛成撮往外冒。


  话说这天傍晚,我独自在小区内散步,他骑个羚羊挂角,屁股撅得老高的山地车从对面驶过来,见到我,嘎吱一声捏了手闸,单脚剗地,将车停稳。


   嘛呢?这是……一个人遛呢


   啊,转转


   你家老刘呢?


   忙。工地上没回来


   你家孩子该上高三了吧?准备考哪啊?


   不知道呢,还。能考哪儿算哪儿吧,考不上本上专,反正有学上就得了。



   作为邻居,我认为打招呼或者说搭讪,到此便可结束了。谁知他后面突兀地来了一句“瞧,这小身段,也没什么变化,这么多年也不见老”。


  我觉得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我认为他应该骑上他的山地车立刻滚开,该干嘛干嘛,哪凉快呆哪去,不要干涉我散步,我心内积郁怒火,碍于面子又不好发作,只好蹲下来假装系鞋带,好腾出时间让他快滚。


   我极其耐心地将系的整整齐齐的鞋带解开,又极其耐心地将它们一根根系好。没过多会儿,他走了。我直起身喘口气。




  再说另一条“私企老板”。


  他是通州本地人。个高,精瘦,走路飘飘忽忽,好像肉架上挂的单扇排骨,风吹来,摇摇摆摆。


 那天我拖个拉杆车刚从八里桥市场买菜回来,我们一前一后进入电梯,他主动帮我按下19层


  哪买的啊?他指着拉杆车里的蔬菜问我。


  八里桥


  那儿菜便宜


  嗯,不仅便宜,种类也多


  走着去的?


  坐车。


  大热天也不戴个草帽。


  “大热天也不戴个草帽”这句看似家常实则透露出蓄意接近,又暗含不洁关怀暧昧不清语气语调的语句,令我无话可说,我不得不低头假装查看车筐里的菜,再不敢抬头。电梯里只有我们两个人,空气窒息到整个轿箱犹如裹在紧身内裤里的屁股,假如我们两个谁不小心放个屁,那一定会奇臭无比。所以我加紧屁股,电梯挺稳后,快速离开,头也不回。



   我们小区里的这两条“臭鱼”我经常看见,但从不主动打招呼,他们也不理我,久而久之如同陌生人一样,从另一个层面来说,还不如陌生人呢,因为如果是陌生人,假如我们一同走进楼道,我会主动帮陌生人推开楼道里的门禁,让他先进去,我再进。而如果是“臭鱼”中的其中一条,我会刻意同他们保持距离,等他们进入楼内之后,再进去。



作者简介:李荼:诗人。也写小说。日语教师,擅长的是讲课声音一定要压倒旁边教室讲课老师的声音。作品在《汉诗》《诗刊》《扬子江诗刊》《诗潮》《星星》《海外诗刊》《诗歌周刊》等发表。部分作品被译成韩语。曾获第三届国际华文诗歌奖提名奖。两度当选中国实力诗坛诗人。



更多精彩文章:

■ 冯骥才:我们的文化都被钱收买了!

■ 王朔:我是流氓,我怕谁

■ 人民日报:贾平凹到底有多忙

■余秀华:我的悲伤也无法打落一场泪水

■纪录片《路遥》,看哭了

■莫言:与其在别人的辉煌里仰望,不如亲手点亮自己的心灯,扬帆远航!


来稿须知


        本平台旨在“不厚名家、不薄新人,唯质取稿”。欢迎广大文字爱好者投稿。要求:

       1.原创首发散文、小说、评论、诗歌300字以上编辑在一个word文档用附件形式发送邮箱:184731670@qq.com。

       2.本平台所有来稿文责自负,打赏的费用20元以上的部分将微信转给作者,20元以内的部分留作平台开展活动使用。有打赏的作品作者请加编辑微信号:jygxzb,将作品应得费用用红包相转。若十五日内平台不刊发,作者可自行处理。

       3..本公众号发的内容自动与腾讯同步,并在天天快报、腾讯新闻、QQ浏览器、QQ看点等平台推荐分发。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