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美食与两段文字

栏目:语言 来源:中国机械网 时间:2019-08-30

若论这世上最好吃的鱼,那应该就是它了吧

 ▏阿飞

酸辣鱼,是大理人民传统菜品中必不可少的的一道。

大理人民充分发挥了自己在做菜方面的天赋,将酸、辣、鲜、香、美,完美的融合于“酸辣鱼”这道菜当中。

其中以酸、辣、鲜最为重要。

(图片拍摄于2018年春节洱源县小果村)

先来说说这个“鲜”,洱海属于高原湖泊且水里较为寒冷,常年生活在其中的鱼自然肉质比较鲜嫩,加之污染较少。大理人民喜吃鲫鱼或者草鱼,鲫鱼个头小整条入锅煮,草鱼则需要切段。收拾鱼时有个诀窍,待鱼鳞等清洗干净后,再解剖去除内脏,血水不能洗去。

鲜味儿除了靠鱼自身,还需要靠老芹菜。在鱼将要出国前五分钟,将切好的芹菜段加入即可。

再来说“辣”,西南人民都喜吃辣,因为高原环境阴冷湿气较重,吃辣可以祛湿。辣椒需要当地种的小米辣,切不可放辣椒酱,会将鱼肉肉质彻底破坏。如有干辣椒,可煎炸后捣碎放入一部分,提色提香。

最后来说说这个“酸”,这也是这道酸辣鱼的灵魂之所在。酸木瓜的酸夹着木瓜特有的果香配予洱海鱼的鲜、微甜,使得酸辣鱼有无尽悠长的回味。用生木瓜片最佳,如果季节不合适,也可用晒干的酸木瓜片。

言不在多,更多需要亲身体悟,美食也是一样,大理酸辣鱼的灵魂,也只有靠各位前往亲自探究一番了。



有关新疆菜的记忆

 ▏阿飞

在还没去北京之前,新疆于我的印象只存在那首“掀起你的头盖来”那首歌里,偶尔在大理古城街头会遇到卖羊肉串的小哥。

来到北京,吃的第一家新疆菜是“天池餐厅”。这个名字对于民大人来说,应该最熟悉不过了。班上基本上都会有清真的同学,因此天池也成了聚餐的首选。

大盘鸡和烤馕是我对天池餐厅的印象,在很早以前,还会有新疆姑娘和小伙现场表演歌舞弹唱。

再后来,离西门不远处开了一家叫阿曼尼的餐厅,不大,但是老板人很好,也适合三五好友聚餐。

我不知为何,总被误认为是新疆人,有时候连新疆的同学也会主动和我打招呼。因此我也认识了不少维吾尔族和哈萨克族的朋友。彼此之间了解了,无论你来自哪个民族,就像我那个哈萨克族的好兄弟,每年都给我寄来马奶糖。

后来出差回北京,留校的同学带我去吃新疆菜已换成了巴依老爷。餐厅的风格更时尚,装修也豪华,记得那天同学点了满满一桌菜,而我却记不住任何一道。

我在想,是味道不好?也不对,大家吃得挺尽兴;是环境不适,也不是,整个餐厅就像去到了新疆。

我想,是时间吧。时间不对,青春的时光不会重复,菜的味道也跟着时间溜走了,也包括了那些年我们一起吃过的新疆菜。



有关友谊的片段

 ▏咕噜

人生被一段一段的分成了好多个镜头,有好多事就像天上的星星,我也不懂,为什么和你在一起的日子,之后回忆起来总是那么、那么的绵长,长得好像要贯穿过我的一整个人生。

冬天的北京,夜晚的鼓浪屿,清晨的大海边,我已经不记得每一个场景我们是怎样的心情,只是每当我想起来,都觉得那时候的我们是最快乐的。

我跟很多人,去过很多不同的地方,有些人遇见一次就不见了,有些人让人难忘,有些人让人感动,真的很奇怪,你既不是流星划过,也不像太阳一般温暖我,甚至,我还被人问和你做朋友是否曾后悔过。

可你就像一颗钉子,被知道是谁举起来的锤子,“邦”的一下就钉进了我的心里。

那些日子,好希望那列从北南下的火车,一睁眼一闭眼,我们还是在昏黄的灯光下犯困,相视一笑。好希望那列火车,只要我不睁开眼,它就永远也不会到站。



外面的世界

 ▏阿飞

“你知道吗?我觉得生活和生命应该被分开来对待,因为他们从长度、深度和厚度上来说都是不相同的。”

“可能我还没有体验过生活,不太懂。”

“有一天你会懂的。你现在还在实习,可你终归要离开学校,你的同学、室友以及老师,当你独自一人去面对事情的时候,那种感受就是生活。”

“其实我很多时候都是挺独立的,但也会害怕。”

“你会害怕什么呢?”

“因为我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虽然我也想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的,但一想到是自己一个人去面对,就会害怕。”

“当我们想要去体验一种新的生活或者生命,还需要勇气。但这种勇气并不是让你不管不顾,恰恰是需要你有足够的自信时,给自己改变的勇气。”

“那你是为什么想要去到那么多地方呢?”

“因为我想感受不一样的东西,包括我所能看到的、感受到的甚至是触摸到的。当所有的高山变成了平原或者是一望无际、涛声连绵不绝的大海,我的感官体验带给我的生命的体验,应该是不一样的,所以我就坚定的选择了出去。“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你愿意和我说这么多呢?”

“因为你眼里有光,还有善良。”

“那……我们还会有机会见面吗?”

“嗯…应该没机会了吧。”

“哦…谢谢你”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