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患自闭症的内江孩子,有个伟大的母亲

栏目:网游 来源:中国江苏网 时间:2019-06-17
这个患自闭症的内江孩子,有个伟大的母亲

齐齐正在玩滑板


撅着嘴,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蹒跚地往前跑着——第一眼看到齐齐(化名),他似乎和其他同龄的小孩子一样天真活泼,可是细看之下,却能发现他眼神有些飘忽,跑起来也有些不管不顾的,每次他在前面跑,妈妈齐灵就在后面追。

“一家人操碎了心,我每天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带孩子上。”齐灵说。原来,今年4岁的齐齐患有自闭症。大多数人都会以为,患自闭症的孩子只是不喜欢说话,偏爱独处,只有孩子的家人,才真正明白其中的辛酸和艰难,语言障碍、社交障碍、智力障碍等症状,使得照顾和教育这些“来自星星的孩子”,要比别人家多花无数倍的心力。

这几年来,一家人的生活重心都在齐齐身上。为了多挣钱给孩子治病,爸爸和爷爷都在外打工,尽管一个身体不太好,一个已是花甲之年,依然风里雨里努力干;为了利于孩子康复,齐灵在全身心照料儿子的同时,见缝插针学习了解相关知识,并运用到实际中……

今年6月,齐齐开始在内江阳光家园助残服务中心做康复训练。每当孩子有一丁点儿变化和进步,齐灵都觉得,离心中的希望,又近了一步。

不幸——

孩子患病,

家庭突遇变故

10月的一天,太阳温暖地照着大地,租住在威远县时代天街小区的齐灵抱着4岁的齐齐回家。进入电梯,旁人夸赞齐齐长得乖,齐灵礼貌地笑着回应,嘴角却带着一丝苦涩。

齐齐说不出太多的词汇,大多时候只是呜呜地发声。想要妈妈抱,他就用手扯齐灵的裤子,身子前倾附在齐灵的腿上,嘴里断断续续发出声音。

“齐齐1岁多的时候,就会喊爸爸妈妈,可是后来一直没有进步。”齐齐的出生使这个家庭儿女双全,那时候,听到齐齐喊爸爸妈妈,齐灵和丈夫心里像灌了蜜一样甜美。然而,随着时间推移,两岁半的齐齐却还说不出除基本称呼外的其他词汇,这让齐灵和丈夫开始担心起来,怕孩子存在语言障碍。

齐灵细心观察,发现齐齐除语言表达能力有问题外,平时也不会玩玩具,他可以抱着洋娃娃的两条腿玩一整天不撒手,甚至抱着它睡觉,却不会动其他玩具。齐灵心中隐隐浮现出一些猜测,上网查询相关资料后,心理恐慌开始加剧。她想立即带齐齐去医院检查,但那段时间家里却发生了很多事。

在齐齐两岁半至三岁的这半年里,他的爷爷被检查出患上了骨结核,治疗费花去了近10万元;爸爸患上甲亢,双腿浮肿,卧病在床不能工作,还需要有人照料,齐灵常常是顾着丈夫就顾不了孩子。

“两岁半到三岁多是治疗的最佳时期,但是被耽误了。”说起这些事,齐灵的眼里泛着泪水。

齐齐的爸爸本在成都一建筑工地上工作,是家里唯一的收入来源。为了带齐齐检查,他不得不暂时将工作放下,向周围朋友借钱,没日没夜地带孩子求医,曾经在华西医院为了挂号,他从晚上12点排队直到天亮。

夫妻俩在各个医院之间奔忙,仅成都华西医院就去了七八趟,每次都找那种便宜的小旅馆歇息,省下钱来只为给孩子求得更好的就医条件。

三岁零一个月,齐齐被确诊为自闭症。当齐齐的爸爸听到儿子患上自闭症时,堂堂男儿也流下了眼泪。

“不知道那段时间我是怎么过来的。”齐灵无法接受孩子患上自闭症的现实,她跑遍了权威的医院,从华西医院到重庆附属儿童医院,一次次相同的答案,令她几近崩溃,每天晚上都睡不着,一听到别人询问孩子的情况就止不住流泪。

这个患自闭症的内江孩子,有个伟大的母亲


振作——

接受现实,

苦学复健知识

为了让孩子多接触外面的世界,3个月前,齐灵和丈夫从威远县城南派出所旁的出租房,迁居至时代天街小区,便于带齐齐到附近的婆城公园里玩耍。

走进齐灵现在租住的房子,地面干净整齐,客厅的柜子上整齐地摆放着一些玩具,房间里的物件多为暖色调,给人一种温馨舒适的感觉。仔细观察的话,房间里还有不少关于自闭症的书籍。客厅还有一台电脑,一有空,齐灵和丈夫就会在网上学习自己购买的相关课程。

“为了孩子情况变好,我了解了很多关于自闭症的知识。”除了迁居外,齐灵通过参加课程培训、购买书籍、网上学习等多种方式,逐渐了解了自闭症复健方面的知识,比如在家里应该怎样做、营造怎样的氛围,才有利于孩子康复等。

儿童自闭症的治疗目前尚无特效药物,在成都华西医院治疗期间,医生并没有给齐齐开多少药物,而是告诉齐灵,孩子需要进行康复训练,如果孩子及早发现并进行特殊教育,行为矫治辅以药物治疗,是可以取得良好的效果的。

齐灵曾在成都华西医院进行自闭症康复课程学习,其间她遇到了很多特殊儿童的家长。在课程老师的开导和劝解下,齐灵也逐渐接受了孩子患自闭症的现实,“别的家长能承受的,我也能。”

从威远县到成都华西医院,去学习一堂课,往返就要几天。住在条件不怎么好的小旅馆里,齐灵从未抱怨,15节课堂堂不落,但昂贵的学习费和往返车费让一家人有点难以承受。于是齐灵就寻思着,或许可以就近找一个自闭症康复训练机构。

今年初,齐灵找到威远特殊教育学校咨询,学校表示只招收可以自理的特殊儿童,齐齐年龄小,不能自理,只有另寻培训机构。

近半年时间里,齐灵奔走多个地方,通过多渠道了解,于今年6月找到了内江阳光家园助残服务中心,并在残联资助下,让齐齐在这里接受免费的康复训练。

这个患自闭症的内江孩子,有个伟大的母亲

齐齐和妈妈合影


希望——

爱与付出,

情况逐渐好转

为了齐齐能够早日康复,一家人做出了很多的努力。

齐灵早在一年多以前就辞去了工作,专心在家带孩子。齐齐在内江阳光家园助残服务中心做康复训练期间,她每天早晨6点起床做饭、买菜,将齐齐穿戴整齐后,带到婆城公园里玩耍。为了赶上下午两点的单独课程,上午10点过,齐灵和孩子就要吃午饭,然后母子俩辗转多趟公交,赶往内江阳关家园助残服务中心。

“齐齐妈妈真的很辛苦,夏天来的时候,额头上全是汗。”齐齐的康复训练老师张孟银说起齐灵,表示理解她从威远往返内江的不易,并深深为她的付出感动。

齐齐的姐姐正在就读初一,时代天街小区离她的学校很远,每天放学回家坐公交车需要40多分钟,懂事的小姐姐没有丝毫怨言。有时齐灵回家晚,她还会主动煮饭,让妈妈少辛苦一点。

齐齐的爸爸回到成都建筑工地打工,因为曾患甲亢,吃药治疗后虽然腿脚恢复了力气,但整个人却胖了几十斤。“想到胖了几十斤,心里面很发慌,可家里还靠着我支撑,我只有努力工作。”齐齐爸爸说,他很难回一次家,只能通过每天的视频电话来了解家里的情况。

“爸爸,家家。” 或许是血缘的联系,平时多动的齐齐,看到视频中的爸爸,都能静下来。说不出连贯语句的齐齐,想念爸爸时,只能断断续续的说出这些重叠词汇。一听到儿子稚嫩的声音,齐齐爸爸就忍不住眼圈发红,每次他在假期回家时,齐齐都会悄悄地偷看爸爸,然后向他索取拥抱。

除了齐灵夫妇,齐齐的爷爷奶奶也为这个家费尽了心力。

齐齐的爷爷今年已经60岁了,还在成都一建筑工地上打着零工,虽不能干重活,但他也没有停止打工补贴家用,一个月有1000多元的收入。今年58岁的齐齐奶奶没有工作,跟在齐齐爷爷和爸爸身边,为他们做饭,平时也常打电话关心齐齐。

至今,齐齐已在内江阳光家园助残服务中心做了3个多月的康复训练。他的认知能力比原来高了一些,从最开始的不进教室到后来能慢慢进入;从不说话到会数个位数字和说蔬果名称;从不交流到偶尔交流;从不会写字到画出漂亮的图画……有这些可喜变化,亲情的默默守护和支撑是必不可少的因素。

“只要孩子能够变好,辛苦一些没关系!”齐灵红着眼眶说。

“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孩子能够像正常娃娃一样。”齐齐爸爸哽咽着说。

期待着这对年轻父母的愿望早日实现!(全媒体记者 陈春燕 实习生 姜炳屹 文/图)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