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倾听 | 音乐课【八】

栏目:网游 来源:星空卫视 时间:2019-09-10




音乐课【八】


作者/荆歌  插画/禾亭


著名作家荆歌近期涉足儿童文学以来,为少儿读者创作了一系列优秀作品。这篇《音乐课》里,他素描了一群热爱唱歌的孩子:徐俊华、廖小群、小毛头、管丽丽……每一个像花朵一样的孩子背后都有一个像果实一样或甜美或苦涩却回味无穷的故事。


关于儿童文学,作家在自己的创作谈里是这样说的,“孩子的世界,什么都不缺。缺的只是认真、耐心、尊重和久久的凝望。那些早已被忽略的东西,会在深情的回望中开出花来。”



(未完待续)


音乐课【八】


文 /荆歌 图/禾亭

 

歌词大王


虽然崔玲芳的理想是当医生或护士,她的爸爸妈妈也希望她以后成为一名白衣天使,而不是当演员,但她依然喜欢唱歌。她有美丽的容貌,一笑的时候就更加好看,牙齿整齐洁白,眼睛弯弯的,脸就像是一朵花儿似的开了。

她的嗓音条件不如廖小群,唱歌的时候咬字不够清楚,但唱得特别有味道。她喜欢流行歌曲,她有一个小本子,上面密密麻麻抄写了许多流行歌,不过没有乐谱,只是歌词。

有其他任课老师反映,有时候她在数学课、语文课上也偷偷地抄歌词。但她不承认,她说,她都是利用课余时间抄的,有的是放学以后,有的是晚上,家里人都在看电视,她却抄歌词。当然,有时课间,她也会抓紧抄几句。

“你怎么可能抄那么多呢?哪来那么多时间?”我听到班主任老师这么问过她。

她说:“我写字特别快的!”

她写字确实很快,比一般同学要快多了,这是我亲眼所见。有次音乐课前,我请她把那节课要学的《雪绒花》歌词写在黑板上,她唰唰唰很快就写好了,而且字迹一点儿都不潦草。这也是她的绝活呢!

说她是歌词大王一点儿都不过分,几乎所有当时流行的歌,她的小本本上都有。

有些同学受她影响,也拿了一个本子抄歌。当然有人会向她借:“崔玲芳,今天借我回家抄几首好不好?明天早上到校就还给你!”

崔玲芳一般不肯借,她说:“我回家还要抄的,而且,我也要看着本本唱呢!”只有管丽丽,可以把她的本子借回家。她俩是最好的朋友,管丽丽特别胖,而崔玲芳则比较瘦削,两个人走在一起反差很大,但是她们特别要好,只要是在学校里,她们几乎都是在一起,就连上厕所,也总是手拉着手同去。

崔玲芳说:“管丽丽,你以后上什么初中?我也去读那所学校!”

管丽丽说:“崔玲芳,你以后当医生,我就当护士!”

崔玲芳说:“你当医生我当护士也一样的。”

管丽丽说:“反正要在同一个医院里工作。”

崔玲芳说:“管丽丽,你当新娘的时候我就做伴娘!”

管丽丽说:“那我当你的伴娘!”

崔玲芳说:“不行的不行的,那时候你已经结婚了,就不能当伴娘了!”

“那怎么办,那怎么办?”管丽丽竟急得要哭了。

崔玲芳说:“那我们就在同一天结婚,我们一起当新娘。”

她们这么好,崔玲芳的歌词本,管丽丽当然是能够借回家的啦!

但是有一天,管丽丽早上来到学校,却没有把歌词本子带来还给崔玲芳。不是管丽丽忘记了带来,而是她晚上在家里埋头抄,本子被她爸爸没收了。她爸爸见她不好好做功课,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很生气。是的,他就是这么说的,他说她们的歌词本是“乱七八糟”的东西。

他没收了本子,两个本子都没收了。

“我的本子呢?”崔玲芳的脸色大变,本子对她来说真的是太重要了。“我的本子呢?”她问管丽丽。

管丽丽说:“被我爸拿走了。”

崔玲芳说:“那你为什么不拿回来呢?”

管丽丽说:“可能已经被他扔进炉子烧掉了。”

“什么什么?”崔玲芳突然歇斯底里了,她大声到嗓音都变了,听上去怪怪的,都不像是她发出来的声音了。

管丽丽吓坏了,崔玲芳的样子,让她觉得事情搞大了,而且要出事了。当然,她更担心的是,她们的友谊,可能就要完蛋了。

她回到家里,对她爸爸说:“我不想再活下去了!”

“真的吗?”她爸爸以为她开玩笑,也就以调侃的口吻对她说:“那我要伤心死的!”

管丽丽幽幽地说,“我真的想死!”

这次她爸爸看出来了,女儿并不是在开玩笑。“为什么?”他问。

管丽丽说:“因为你烧了崔玲芳的本子!”

管爸爸说:“你在说什么呀?”

管丽丽说:“崔玲芳的本子昨天被你收走烧掉了,她要发疯了,我也就活不下去了!”

所幸的是,管丽丽的爸爸并没有把本子烧掉,他只是吓唬女儿,他不知道其中有一个本子是崔玲芳的。第二天,管丽丽把歌词本带来还给了崔玲芳。

但是从此以后,她们两个的关系,明显不如以前好了,她们不再一起去厕所。在教室外的走廊里,我几次都看见崔玲芳只是一个人。

不过管丽丽还是会像其他同学一样,借崔玲芳的本子抄,只是不借回家了,而是趁课间借来抄一抄。

据我所知,崔玲芳的歌词本子,早已经不是一本了,而是好几本。但是到底是第几本了,谁也不知道。有人问她,她都只是笑笑,并不回答。

男生周军也经常借崔玲芳的歌本来抄,但他的字不好,写得又慢,歌词本借给他,其他同学就嚷嚷,说他霸占得太久了,害得别人都没时间抄了。

而且有个问题,就是他的字太大,他就是再努力,也写不小。横条的练习本,他总要写出线,他没办法把字写在横线里头。

“你不会写小一点儿吗?”许多同学都问过他,他们对他说:“你这一竖,写短一点儿,好了好了,不要写下去了,停……”

但他还是把字写出了横线。别人写三行字,他就只能写两行,有两行总是写在横线上。

他拿了一本空白的练习本,送给崔玲芳,再把另外一本空白的,请崔玲芳有空的时候帮他在上面抄歌词。崔玲芳说:“我不会帮你抄满的,那太吃力了,我不划算的!”

周军说:“没关系没关系,不用抄满,抄几首就可以了。”

也是哈,周军反正五音不全,他又不会唱歌,他也拿一个本子抄歌词,完全是赶时髦凑热闹,他请崔玲芳帮他抄,抄几首意思意思就可以了。

崔玲芳在周军的本子上只抄了一首歌词,这个本子就被她妈妈看到了。她抄的是一首爱情歌曲,她妈妈看到后非常生气,她断定女儿是给男生写情诗。写得这么肉麻,她觉得太过分了!女儿小小年纪,就给男生写情诗了,还是小学五年级学生,就早恋了!

她抢过本子,指着封面上周军的名字,说:“你说,这是不是个男生?”

崔玲芳说:“是男生,但是……”

妈妈根本不给她解释的机会,她大声呵斥:“你这没出息的东西,这么小就做出这种事来,你要不要脸啊?”

“我没有……”崔玲芳还想解释。

妈妈说:“怪不得你经常照镜子,还涂口红,原来……”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崔玲芳说。妈妈竟然抽了女儿一个耳光。挨了打,崔玲芳的倔劲上来了,她说:“就写了,怎么样?”

结果她又挨了一个耳光。

在学校里,只有管丽丽一个人看出了崔玲芳的异样,只有她才那么细心地观察崔玲芳。她看出来她有了心事,她知道她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心里不开心。

在管丽丽的眼里,崔玲芳一直都是很快乐的,虽然崔玲芳不是一个外向的女生,她不爱多说话,但她的性格却是阳光的,不会为一点儿小事就动不动生气。她长得那么漂亮,却有点儿男孩子性格。

管丽丽突然心里一软,她突然发现,自己很不愿意看到崔玲芳不开心。她喜欢看到她的笑容,崔玲芳笑起来真是好看啊,她怎么会长得那么美呢?以前她们两个形影不离的时候,管丽丽是很为崔玲芳是她最好的朋友而骄傲的。她真的很自豪,崔玲芳是她最最要好的朋友!

后来她们稍微疏远了,不像之前那么亲密无间了,管丽丽的心里,常常感到失落。她变得不像从前那么开心了,尤其是看到崔玲芳还是像以前一样开心,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似乎什么都没有变,管丽丽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每当她看到崔玲芳依然美丽清纯的笑容,内心总是酸酸的。

其实她一直都关心着崔玲芳,她的一举一动,甚至她说的每一句话,她的每一个笑,管丽丽都密切关注着。

现在她发现了崔玲芳身上的问题,她知道她有心事。

管丽丽就主动去挽住崔玲芳的手臂,对她耳语,问她到底出了什么事。她说:“玲芳,谁欺负你了?我帮你去出头!”

崔玲芳对她笑笑说:“没什么。”

管丽丽说:“别瞒我了,一定是有什么事的,我看出来了,你瞒不过我的眼睛。”

崔玲芳说:“是吗?”

管丽丽说:“是的,因为我是你最好最好的朋友,你有不高兴的事,我当然看出来了!”

崔玲芳的大眼睛,盯着管丽丽看,两个人就这样相互看着,很长时间,就这样看着。

崔玲芳突然哭了。她把她受到的委屈告诉了管丽丽,她说:“我真的想过死掉,我恨我妈妈,她不应该这样冤枉我!我还是不是她的亲生女儿啊?!”

管丽丽给她擦去眼泪,然后说:“放学我们一起回家,我们一起去你家吧!”

崔玲芳在男生周军的本子上抄了一首爱情歌曲的歌词,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管丽丽给崔玲芳的妈妈说得清清楚楚。崔妈妈有点儿不好意思,她很难为情的样子,看着女儿。但她是个要强的女人,看来轻易是不肯开口道歉的。她只是很惭愧地看着女儿。

而崔玲芳,则始终低着头,好像根本不看她妈妈一眼。其实,妈妈愧疚的样子,她看到了,她也就在心里原谅了她。

崔妈妈对管丽丽说:“丽丽你别走啊,在我们家吃了饭再回家啊!我下午买了田螺,我炒酱爆田螺给你们吃啊,这是我的拿手菜呢!”

管丽丽说:“好的阿姨,谢谢阿姨!”

崔妈妈说:“丽丽你的嘴巴抹了蜜了是不是?”

两个女生都笑了起来,她们又亲密地抱在了一起。



…………


长按识别图片↓↓↓   

轻松订阅《十月少年文学》!


想了解更多精彩内容吗?请点击“阅读原文”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