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至山西侯马段,姑且称之为协驾游吧……

栏目:百科 来源:华康养生网 时间:2019-08-13


北京至山西侯马段,姑且称之为协驾游吧……


有时候,突如其来的旅行比规划已久的更有意义,因为它更能让你记忆深刻,更能让你回味。

这次北京到重庆的旅行也不算是自驾,因为有司机,所以我只是坐在副驾位置上看风景,姑且称之为协驾游。

十月的北京,温度刚刚好,心情也就不错了,一路南下了,入巴渝之地的路就此开始。

北京至山西侯马段,姑且称之为协驾游吧……


在仓促的准备之后,出发啦,路线北京到重庆市江北,全长1750多公里,第一天,北京——河北鹿泉。


北京至山西侯马段,姑且称之为协驾游吧……


出北京的路还好,在市区内有些拥堵路段,上高速之后也就好多了,路上也没有拍多少照片,找一张以前拍的,看看帝都的大美景象吧。


北京至山西侯马段,姑且称之为协驾游吧……


首次到的就是河北省了,河北,就收到短信提示,京畿福地,乐享河北!揽壮美太行、望长城内外、赏塞外风雪、阅燕赵史诗、游多彩京畿。

北京还算是比较暖和的了,到了河北,感觉似乎要比北京冷一点,或许是由于北京离海岸线近一点,受到的暖气流的影像,而我们的路线是沿河北西南进,所以腹地温差大,山上面的叶子也快黄了一半了。第一天因为出发较迟,行程300多公里,至鹿泉。


北京至山西侯马段,姑且称之为协驾游吧……


第二天,穿固关,进山西,固关,太行第五陉,说起第五陉,那也要说说太行陉了,太行陉又称太行道,是中国古代历史上沟通晋城市和焦作市的一条重要通道。南起河南焦作沁阳,北接山西晋城市泽州县。是著名的“兵要首地”、“商旅通衢”。太行山中多东西向横谷(陉),著名的有军都陉、蒲阴陉、飞狐陉、井陉、滏口陉、白陉、太行陉、轵关陉等,古称太行八陉,即古代晋冀豫三省穿越太行山相互往来的8条咽喉通道,是三省边界的重要军事关隘所在之地。这里的第五陉就是井陉。


北京至山西侯马段,姑且称之为协驾游吧……


太行山首始于河内,自河内北至幽州,凡百岭,连亘十二州之界。有八陉:第一曰轵关陉,今属河南府济源县,在县西十一里;第二太行陉,第三白陉,此两陉今在河内;第四滏口陉,对邺西;第五井陉;第六飞狐陉,一名望都关;第七蒲阴陉,此三陉在中山;第八军都陉,在幽州。

十月的大地,已有深秋之感,我们的车队正在穿越太行,以至晋中大地。

北京至山西侯马段,姑且称之为协驾游吧……


巍巍太行英雄山,表里山河,华夏五千年文明可圈可点,黄河之魂在山西,长城博览在山西,大美太行在山西。华夏古文明,山西好风光

北京至山西侯马段,姑且称之为协驾游吧……


太行,有着北方的山特有的气息,突兀且苍劲,以凛然安坐形容也最恰当不过了。

北京至山西侯马段,姑且称之为协驾游吧……


过旧关。


北京至山西侯马段,姑且称之为协驾游吧……


至阳泉,中共第一城,山城阳泉。阳泉是三晋门户,晋冀要衡,地处太原、石家庄两个省会城市的中间位置,相距均为100公里。阳泉又处于东部发达地区与中西部的结合地带,还位于环渤海与长江三角洲的两大经济区的合理运输扇区内,经天津、青岛、黄骅港可东出渤海。境内有万里长城第九关、娘子关。

北京至山西侯马段,姑且称之为协驾游吧……


阳泉的杨树,在深秋的风里挺拔,问询这南来北往的客。


北京至山西侯马段,姑且称之为协驾游吧……


阳泉只是路过,在阳泉稍作休息之后,我们就继续赶路了,因为行程安排,只能这样了。在一个休息区,看到一头骆驼,不知道它要赶往哪里去,就顺便给它拍了一张照以作留恋。


北京至山西侯马段,姑且称之为协驾游吧……


晋中没有好好看,平遥也是路过,很遗憾,下次出行一定要去一次平遥,那个“被誉为“中国现代银行的鼻祖”的汇通天下”的日升昌票号的产生地,那个曾经到极度繁盛的“城”。

路在前面,一直在走,不知不觉已经到了霍州市了,眼前出现以隧道——韩信岭隧道。

北京至山西侯马段,姑且称之为协驾游吧……


这里要讲的不是韩信岭隧道,而是韩信岭上韩信墓。

韩信岭,原名高壁岭。人们称其为韩信岭,是因为山上葬着韩信的首级。公元前196年,北方陈豨反,与匈奴联合进犯中原,刘邦率师亲征。吕后策划在未央宫变将韩信谋杀,遣人带韩信首级送往山西代县晋见高祖。

刘邦得胜,返回长安的途中,路过高壁岭时,吕后正好派人将韩信的首级送到。于是,便顺手将其葬在岭上。随从军士每人捧土一掬即堆成墓。从此,此地便改名为“韩信岭”

明代监察御史于谦经此,曾题诗云:“蹑足危机肇子房,将军不解避锋芒。功成自合归真主,守土何须乞假王。汉帝规模应豁达,蒯生筹策岂忠良,荒坟埋骨腰山路,驻马令人一叹伤!”

北京至山西侯马段,姑且称之为协驾游吧……


过隧道,至临汾,对临汾还是熟悉的,感觉也比较亲切,因为小时候常常听到村子的大人去那里务工,以至于养家糊口,所以从小听的久了,也就比较有感情了,虽然以前没有去过,临汾市历史悠久,

是华夏民族的重要发祥地之一和黄河文明的摇篮,有“华夏第一都”之称。

北京至山西侯马段,姑且称之为协驾游吧……


每每看到这高原上的山,总是感情颇深,因为我也是高原上的孩子,在高原上土生土长,没有一个人说离开了家乡就不爱家乡的,也没有一个人因为家乡的贫穷而憎恨它的,反而,越是贫瘠的土地上养育出的人们,也越是爱他们的土地。

记得每次回家,我总会在山丘上呆一两个小时,虽然风很大,夹杂着黄沙,一个劲儿的往一个方向吹,但是,我还是要站在山丘上看看那块我深爱着的土地。我曾在那里长大,在山坡上玩耍,也摸着夜色,在害怕的时候,山丘望着我回家。

北京至山西侯马段,姑且称之为协驾游吧……


车还在往前开,天慢慢暗了下来,一路上的叶子也更黄了,显得特别的显眼,对于关内的风景,有一种另一种感觉,说也说不出来,就是觉得它有一种得天独厚的美。或许是苍老却不失风度,或许消退却不失矫健。

黄黄的树叶镶嵌在山西的大地上,让人对深秋的华夏大地有种无法形容的赞美,就是在这样的土地上,祖先们传承了几千年,生活了一代又一代人,也因此有了一种文明——华夏文明。

北京至山西侯马段,姑且称之为协驾游吧……


找了一个歇脚之地,山西侯马。


北京至山西侯马段,姑且称之为协驾游吧……


或许是一种巧合,或许不是,这里,也曾有人在此歇脚,也是因为他,才有了现在这个地名。


北京至山西侯马段,姑且称之为协驾游吧……


侯马,位于山西省西南部。侯马在春秋战国时叫"新田"。明朝末年,李自成带领起义军经过这里,天色已晚,人困马乏,于是他便下令在这里过夜。但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可怎么睡觉呢?李自成让马卧下,把马料放在马的嘴边,自己也便靠着马背坐在地下,边吃干粮,边休息。大家一见,都学他的样儿,就这样过了一夜。第二天早晨,当大家准备出发时,李自成对大家说:"我们靠着马蹲了一夜,可说是伺候了一夜马啊!"从此,这里便改称"侯马"。


北京至山西侯马段,姑且称之为协驾游吧……


也有一说,明洪武八年(1375年),绛州金台驿迁此,设侯马驿,北接平阳府,直达幽燕,南出铁岭关,通往秦、豫、蜀、楚,为北方最大的驿站之一。因配备马匹多,过往的朝政要员多在此食宿等候,换乘马匹,故称侯马。


北京至山西侯马段,姑且称之为协驾游吧……


在此暂寄一晚,也只有这样,明天继续赶路,山西侯马的夜景也是很美的,


北京至山西侯马段,姑且称之为协驾游吧……


北京至山西侯马段,姑且称之为协驾游吧……


北京至山西侯马段,姑且称之为协驾游吧……


北京至山西侯马段,姑且称之为协驾游吧……


北京至山西侯马段,姑且称之为协驾游吧……


北京至山西侯马段,姑且称之为协驾游吧……


文章来源:归人视觉


注: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如若图文资源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做出处理。


北京至山西侯马段,姑且称之为协驾游吧……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