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资讯】央行行长易纲详解中国货币政策框架

栏目:百科 来源:江西财经网 时间:2019-07-10

12月13日晚,央行行长易纲出席《新浪·长安讲坛》,并在会上发表主题演讲。易纲称,目前宏观杠杆率比较稳定,货币政策需要根据经济形势变化灵活调整,加强逆周期调控。在当前国际经济形势下,需要考虑货币政策的“内外均衡”。对于下一步政策的方向,易纲表示将考虑包括四个方面:一是坚持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做好预调微调,把握好度;二是强化政策统筹协调,缓释信用收缩;三是发挥好“几家抬”的合力,引导资金流向民营企业、小微金融等重要领域和薄弱环节;四是继续深化金融改革,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在考虑外部均衡的情况下
适度实现货币宽松

易纲在论坛中称,今年的货币政策遇到了一些外部的冲击,确实是产生了一些影响。他表示,在这个过程中应该加强预期的引导,“特别需要注意风险在不同市场之间可能传染,比如说债市、汇市和股市之间的传染。”

基于此,他指出央行也在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在维持各个市场的稳定。“我们在调控货币政策的时候,特别注意了市场的流动性。”易纲说,基础利率和基本利率没有变,但市场上最重要的七天回购利率下半年比上半年有所降低,可以缓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从整个资金的层面来看,易纲表示,下半年融资的条件,利率的条件更宽松一些。反映在总量指标上,到现在为止广义货币M2的增长速度为8%,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长速度9.9%,这样一个速度还是和实体经济的增长相匹配的。

他还提到,目前宏观杠杆率也是比较稳定的,从2009到2016年间,宏观的杠杆率增长得比较快,这一点引起了监管部门和宏观调控部门的注意。于是中央提出去杠杆、稳杠杆。从去年开始,杠杆率基本上稳定在250%左右,现在宏观杠杆的稳定已经差不多八个季度了。

易纲称,货币政策需要根据经济形势变化灵活调整,加强逆周期调控。如果经济过热或者资产价格出现泡沫,就应该“慢撒气”、“软着陆”,实现平稳调整;而当经济衰退或者遭遇外部冲击时,货币政策应该及时出手,稳定金融市场,增强公众信心。

 他认为,在当前国际经济形势下,需要考虑货币政策的“内外均衡”。他说道:当前中国经济处于下行周期,需要一个相对宽松的货币条件,但宽松的货币条件必须考虑外部均衡,也不能太宽松了,因为如果太宽松,利率太低,会影响汇率,要在内部均衡和外部均衡找到一个平衡点。而当内部均衡和外部均衡产生了矛盾,就要以内部均衡为主,兼顾外部均衡,找到一个最优的平衡点。

 对于下一步政策的方向,易纲表示将考虑包括四个方面:一是坚持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做好预调微调,把握好度;二是强化政策统筹协调,缓释信用收缩;三是发挥好“几家抬”的合力,引导资金流向民营企业、小微金融等重要领域和薄弱环节;四是继续深化金融改革,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货币政策正逐渐从“数量调控为主”

转为“价格调控为主”

易纲称,中国人民银行的货币政策正在逐渐从数量调控为主向价格调控为主的转变。在个过程中,数量调控也用,价格调控也用。相对过去,价格调控越来越重要,但由于基础和机制,人们的思维习惯,数量的调控目前也没有放弃。

他表示,货币政策可以调控数量,但会尽量地不调控数量,因为数量调控有弊端,它虽然简单,但最大的弊端就是规定的数量可能不符合市场规律:长官拍脑袋分配的那个数量有可能不对,而且北京分配的数量到省里、到地市有可能就不对了,里头有很多寻租,有很多利益输送、腐败都可能发生。价格调控是不管数量,但是对风险高的人利率要高一点,风险低的利率要低一点,整个市场的供给和需求是利率决定的。易纲表示,价格调控听起来很好,但有时候效率也不那么高,达不到调控目的;所以在各国的实践中,尤其是在危机的过程中,大家越来越认识到宏观审慎政策的重要性。


影子银行是必要补充,但要规范经营

谈及金融风险时表示,易纲表示,市场异常波动和外部冲击风险、重点领域信用风险、影子银行风险和非法金融活动风险是四大重大风险。影子银行是必要补充,但要规范经营。

 具体来说,在资管业务方面,刚性兑付且联通多个行业和市场,易导致风险跨机构跨行业跨市场传递。而在同业业务领域,部分同业业务实际上从事信贷和股权投资等业务,但资本、拨备等计提不足;在资产证券化方面,部分金融机构借资产证券化名义规避宏观调控和金融监管,并未实现真正出售和破产隔离。

不过,易纲提及,影子银行和同业业务治理已经取得了一定成效,影子银行规模收缩,金融机构的业务运营也更加规模。他补充称,截至9月末,各类金融资管产品的总规模已经达到104.5亿元。

关于金融风险,易纲还表示,要警惕非法金融活动。他提及,部分没有金融牌照的机构和个人利用互联网,以创新为名实施非法集资。还有一些交易场所违法违规地做产品,都在打击范围之内。他特别强调,去年全国发生新的非法集资案件超过5000件,涉及金额很大,涉及公众人数很多,一定要加强消费者保护,提高警惕,特别是防止老年人上当受骗。


研究设立民营企业股权融资的支持工具

谈到中小企业融资问题,易纲说,有贷款的小微企业一共135万户,有贷款的个体工商户的经营性贷款有1100多万户,有贷款的小微企业主的经营型贷款是400多万户。基本有1600多万的小微企业得到了普惠金融的支持,力度很大。但为什么个体工商户和小微企业主的贷款多,小微企业贷款少?易纲表示,这是由风险决定的。他指出,有限公司企业可以破产,如果没有抵押品,破产后银行这个贷款就收不回来了。但个体工商户的贷款是个人贷款,这时个体工商户如果不还钱,他的房产和他的身家、家产都是要负连带责任的。所以,银行认为个体工商户实际上有点无限责任。在这种情况下,易纲称,要研究设立民营企业股权融资的支持工具,缓解股权质押的风险,稳定促进民营企业的股权融资。


人民币币值将保持稳定


谈及人民币汇率,易纲表示,自从有了《中国人民银行法》后,过去20多年的货币政策基本上很好的做到了保持币值稳定。改革开放40年来,只有少数几年通货膨胀比较高,在大多数年份里头,通货膨胀都是比较低的。过去这些年都是2%、3%的通货膨胀。历史上通胀率比较高的1994年到现在已经将近24年。自从90年代中期汇率并轨以来,币值一直保持得比较稳定。他表示:汇率并轨是并到了8.7元人民币=1美元。人民币汇率并轨到现在,不管是兑美元还是兑一揽子货币,过去这20多年,实际上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和名义有效汇率(这里指的是对一篮子货币),我们都是升值的。并轨以来,人民币兑美元从8.7元升值到6.9元,兑美元名义上也升值了20%。改革开放40年以来,特别是汇率并轨这20多年以来,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也给中国老百姓带来了实惠。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