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1海中禾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企财实验报告[烧烤之巅]

栏目:百科 来源:车讯网 时间:2019-07-02

云南烧烤圣地建水烧烤界几大名菜:

烤猪蹄 烧豆腐 烧猪脑 鸡美丽

     广东几乎每条街都有猪脚饭,建水就是一条街至少一家烧烤。有人的地方就有酒和烧烤。广东的早茶,建水的烧烤,都是刻进血液里的生活方式。

猪舌、牛干巴到糯米揣莲藕,一切皆可烤,一切都能安排!

烧豆腐

建水的烧豆腐,是烧烤中绝对的头牌。它的地位,上升到了一种社交功能。无论春夏秋冬,一过晌午,总有男女老少围在炉边,配上一杯野山茶或冰啤酒,不慌不忙地吃上一顿。


牛羊肉

大块鲜肉先用辣椒粉、芫荽、酱油腌制入味,单是一碗看似简单的辣椒粉,都有八角、茴香、花椒等十几种香料。

牛羊肉

刚烤完的大块牛肉,飘着炭烤香气端上来,肉汁混着热油滴答答,每一滴都在拷问灵魂。

牛干巴与牦牛肉,就是另一个极端:丝丝纹理中皆藏着风干浓缩后的牛肉味,锤松了刷椒盐油再上烤架,沾上一丝碳香火气,更香!

牛羊肉

各种!胶原!蛋白!

硕大无朋的牛蹄子,大火提前炖上六个小时煮软入味,被熟练的阿姨用剪子剃得干干净净,串成小块烤起来,比起猪蹄的肥腻,更多三分弹牙筋道。

猪蹄

当然,各种内脏部位也不能放过。

划成好看花纹的大块腰花、夹了嫩葱的卤大肠、鸡爪、猪蹄、门腔、隔膜,鸡胗,都得分门别类地腌好。

内脏

连鸭舌也是事先卤入味,外皮烤得焦香,撕开脆皮,就包着一汪亮晶晶、香喷喷的肥油!有尺寸惊人的卤猪尾、卤鸡爪、卤鸭舌,不断刷新你对烧烤和肉的认知……


脂肪再多一些,那就下锅油炸了它

肥嘟嘟的粉肠直接炸,油脂慢慢收紧,最后浓缩成一小块,咔嚓、咔嚓,是升级版的猪油渣。

肥肠

在云南,烧烤摊中绝少不了的一种蛋白质——虫子。本地最常见蜂卵与竹节虫,身上没什么肉,炸得极酥,是一口空气般的蓬脆。

鸡翅也炸了炸了,腌好的柠檬鸡全翅,先听到薄皮脆响,酸甜鸡汁就滚烫地流进来。

鸡翅

去寺庙边上,吃一顿烤鱼

建水深处云贵高原,湖多井多,四季鳝鱼、鲫鱼、黑鱼不断。烧烤摊中烤鱼虽是常备节目,但距离古城半小时车程的黄龙寺,才是烤鱼高手的卧虎藏龙之地。

烤鱼

黄龙寺的烤鱼,烤架形状都与城中不同,用本地特色甜酱油生腌,这种甜酱油,有种近似豆豉的复合酱香,再抹上来自丘北的辣椒,上烤架之后,简直逼得人坐不住。

烤鱼

拿一双筷子戳下去,能听得见鱼皮“咔呲”的完美脆响,火候把控极佳,鱼皮焦脆,肉质紧弹,可以一瓣一瓣撕下来,虽然是淡水鱼,却难得不见一丝土腥气。

比肉还好吃的,还有蔬菜

建水是农业大县,蔬菜个大新鲜又便宜,确定只吃肉吗?脆生生的佛手瓜、水嫩嫩的山黄瓜、甜丝丝的糯米揣莲藕统统不服!

黄瓜

深夜外卖叫来烤茄子,用本地豆豉与甜醋调味的肉酱,塞得那叫一个满怀,烤得火候刚好,一筷子下去丝缕分明,不焦不糊,好吃到什么程度呢? 第二天夜里又跑去现场吃了一回。

茄子

烧烤店常有惊喜的炒粉,记得点!

千变万化的米线,汤底决胜负

生活缓慢的建水,只有米线,才值得本地居民起个大早。

每家米线店的厨房,都有一到两盆可以塞下整头猪的巨大汤锅,汤底是猪骨鸡骨一起炖了整夜,起得越早,汤头越纯越好喝。

米线起码有两种选择,一是卷粉,粗而软糯,米香更浓。

细米线爽口利落,各式汤底都是百搭。红河州特产红米,做成米线自带一股赤豆香气。


所有米线,全都免费加!免费!加!

许多人以为过桥米线源自蒙自,但据莫洪鑫《味冠滇南》所记,过桥米线的起源,是在建水县东城外锁龙桥两侧的鸡市头处,店名曰宝兴楼,至今仍在城西开门营业。不过,无论孰对孰错,建水的米线,的确是全省出了名的好吃。

在建水,米线不叫吃一碗,要叫“甩一套”。只消几十块钱,就能乌鱼火腿酥肉鸡肉豆皮菌菇香菜摆上一整桌,把仪式感做到极致。

唯一的规矩,一定要先放肉后放菜

因为表层盖着一层薄薄的鸡油保温,端上来时是不冒热气的,飘着几片洁白草芽,在倒入本地特有的地椒后,直径半米的海碗上空,炸开了一朵近似薄荷香气的蘑菇云。


如果配菜还不够,旁边还有早上新鲜烫熟的血旺、大盆薄荷、各式脆甜泡菜给你免费加个够。

米线

不过这等豪华吃法,现在得是到酒店里才吃得到。本地人早已化繁就简,所有配菜都让阿姨利落加好,你只要把米线“过桥”进去就好。

米线

汆肉米线在本地人早餐上屠榜多年。阿姨舀一勺高汤,夹一筷薄粉敷过的猪肉,快速烫熟,加入海量的韭菜,其美不下海鲜。

米线

也有鳝鱼、黑鱼、猪肉、自家制的火腿肠,只要汤底够好,随便选什么码子,都是好吃。

米线

如果你是重口味的早餐党,还有什么比肠旺米线更硬核更叫人满足?

米线

大肠柔韧丰腴,酥肉炸得蓬松如云,本地猪血非常新鲜,只用开水稍加汆烫,含在嘴里像是一包果冻,埋入深不见底的红烧汤头,还有洁白水灵的草芽。早上呼噜进这么一碗,想要为人生欢呼。

米线

本地牛肉米线也是一绝,像是替换了“拉面”的兰州拉面馆,味觉香型也有些近似——牛大骨与草果香料熬出香气逼人的清澈高汤,出锅前再用铁勺粘上少许牛油,增色增香。

米线

吃前按照云南的规矩,照例是放了大把的薄荷增味提香,但建水的特别之处在于以酱油提鲜的红烧。

贪心的你可以选择红烧、清炖都要,反正豪奢地加上半碗肉,也不过十五二十块。

米线

这碗个旧带皮小黄牛米线,十五块钱。嗯,感受一下十五块钱的牛蹄加肉米线,薄荷小菜免费、无限续米线、再得一只炖了六个小时的完整大牛蹄子的物!价!水!平!

米线

tips:

对头一次在熙熙攘攘的早餐店里吃米线的外地人来说,如何端碗也是一项需要学习的技能:手摸到底部凸出的一圈碗沿,上方用双手大拇指卡住边缘,保证不碰到碗边,就不会烫手啦。

鲜得天经地义

美得理直气壮

汽锅鸡

在建水繁杂的调味世界,你也许想不到,它也能孕育出这样清淡的一道名菜——汽锅鸡。

汽锅鸡

汪曾祺曾写过:“汽锅以建水所制者最佳。现在全国出陶器的地方都能造汽锅,如江苏的宜兴。但我觉得用别处出的汽锅蒸出来的鸡,都不如用建水汽锅做出的有味。”

汽锅鸡

这道鸡几乎不靠调味,纯以水汽蒸熟,据莫洪鑫《味冠滇南》书中记载,正宗的汽锅鸡,只放三片生姜三根白葱,细盐胡椒抹过,以大火蒸2小时,待到油脂尽出,就迎来这么一锅金光闪闪的鸡汤香气。

有的爱用肥阉鸡,胶质软烂糊嘴,清瘦一点的鸡,汤清而味淡,也鲜得颇有仙气。

汽锅鸡

tips:想要喝到新鲜蒸出的汽锅鸡,请掐准时间在中午11点或4点左右进店。蒸出来的与煮出来的香气,也会非常不同。

炊锅

除了汽锅鸡,天气最冷的时候,可以吃一盆炊锅养养膘。

大分量警告!最好多找几个小伙伴——最最最小份,也要五种蘸碟起跳,高汤扣肉下面,埋着一层又一层的肉肠肉丸酥肉,还有魔芋丝洋芋豆腐皮吸饱了汤汁油分,深不见底,吃起来像是在挖宝藏!

旁边还会配一笼沙莜窝窝头,紧实的甜糯清香,记得把你的胃空出一点给它!

菌子

来云南,不能不吃菌子。最好的季节,是六到八月中旬。每到下午两点后,山里新鲜挖来的奇珍野菌,就开始下山啦。

这里的鸡纵,大得像朵降落伞

菌子虽然不便宜,但吃多识广的建水人,只以平常心相待。没有固定做法,配料看厨师思路与当日配菜,仗着天生丽质底子好,只用辣椒蒜瓣宽油一炒,就肥美到让人鲜掉舌头。

鸡纵菌呢,挑最柔软的菌伞细细切丝,蛋嫩如玉,被鲜亮的菌菇香气包裹,吃得非常舒坦。

两鲜相遇,仿佛云朵落进了雪地里

吃花吃草

云南是吃野菜的宝藏,建水本地也藏了许多过了红河便少见的野味,个性鲜明有趣,好比有香椿般微妙气息的臭菜,拿它烙个蛋饼,香得很。

过了红河就找不到的青花,花小似碎米,闻起来甘蓝气息,吃起来却像油菜般水分脆足。


树花,其实是采来的青苔,可煎可烤,有种纤细的脆感。

树花

建水的特产真白沙莜,甜而沙,直接油炸撒椒盐,就是一道名菜。颜色极漂亮的金黄,两次下油锅,炸出一层蝉翼般薄皮,每一口咬下去的那声脆响,听着过瘾。

清新玉荷花,用炖烂的土豆来“踏”,一软一硬,一鲜一土,高汤浇下,滋味分明。

红河州盛产的石榴,也可以清炒花骨朵,剔了中间花蕊,嚼起来嘎吱嘎吱,很是清爽有趣。

小吃的花样,是凉热咸甜糯又糯

高原的温差不是玩笑,一到下午,烈日当头直晒,完全吃不下热食。也因此建水的“凉品”,从甜到咸,花样多了去了。

凉卷粉

没有汤底增鲜的时刻,最是考验店家的调味大法。焯熟的韭菜、香葱、绿豆菜、香芹,清酱油、黄醋、芝麻酱、辣子油,炒香的花生面,画龙点睛缀上一勺腌菜,呼噜呼噜拌匀了,开嗦!

小卷粉

红河临近越南,也习得了吃卷筒粉的习惯。在锅上现蒸米皮,三条不同肉馅,米香素雅弹牙,一种纯粹而朴素的碳水幸福感。


勺粉

建水盛产的沙莜熬成滚烫粉浆,从漏勺洞眼中飘忽直下,就成了透明滑嫩的地瓜粉,清凉得仿佛口中游过一群甜丝丝的小鱼。

地瓜粉

甜的咸的,都要糯糯糯

甜白酒,与江南地区的酒酿同源,蒸熟糯米浇上酒曲,一两天即成。白白净净的一碗端上来,有非常活泼的酸度,奇妙的是吟酿清酒中才见的花果香气。

甜白酒

加上两块钱,就能升级到牛奶甜白酒,这里用的都是隔壁乍甸小镇鲜牛奶,有非常正的“奶味儿”。

米豆腐

四川、贵州、云南都有的米豆腐,在建水,它的吃法与质地,都略有不同。

紫陶街@蔡氏米豆腐

豆腐更像是发糕一般的蓬松质地,在铁板上煎得外皮一层轻黄焦脆锅巴,再浇鸡汤、韭菜、甜酱油、豆豉汤、芝麻酱、辣酱油与大把薄荷。一碗小吃,比一顿饭还精彩。

米豆腐

粘粘糯糯的,还有玫瑰凉糕,本来就足够好吃的豆沙年糕,要泡在香气扑鼻的玫瑰红糖水里,压上一大勺冰沙,甜美两块,再热的夏天也能吃下一碗糕。

玫瑰凉糕

凉糕的近亲豆沙米糕,平底锅加了猪油大力拌匀,出锅前浇上一勺红糖水,每一粒米,都吸饱了油光与汤汁,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的“真香”现场。

豆沙米糕

同样以糯与红糖作主打的”建水十八吃“之一,豌豆汤圆。搓出大小刚好的糯米圆子,煮到弹牙,粉扑扑的豌豆粉里滚上一圈儿,是想打喷嚏的毛茸茸的质地。

水泡梨

普雄产的小黄梨,鲜食生涩,聪明的建水人把它在甘草盐水中泡过,切开后滚一趟椒盐,就是一味健康爽脆的零嘴儿,旁边的粉嫩小萝卜也非常非常好吃!

最后,带你看看菜市场

生活节奏慢而悠闲的建水,逛菜市场也无需早起。

毕竟菌子还在山上静等命运的安排,笼子里高到伸不开腿儿的傲气公鸡,瀑布般倾泻而下的宣威火腿与腊肠,齐整摞好的红糖,已经足够让人馋得就迈不开腿。

再往里走,是蔬菜的天下。云南这片神奇之地,蔬菜也来得粗旷霸气:比腰还粗一圈的冬瓜, 大腿一般长短的白萝卜,白茄子,连芹菜茎也是白的,香气清绝。

个头惊人的土黄瓜

野山茶,吃烧烤缺不了它

最神奇罕见的一种,是草芽。

在建水吃米线,吃烧烤,凉拌、米线,处处要靠它增鲜拔格。

这是在水中生长的匍匐根茎,在城外的水田里新鲜采摘,一日便可以蹭地窜出近半米高,长得太快,来不及生出纤维,只剩鲜甜汁水,脆嫩无比。

草芽

要说明建水调味语系的繁杂精细,看一眼腌菜的世界便知。鲜蔬野菌,细细抹上盐巴、酱油、白糖、小米辣、白酒等数十种调料,再交由独特发酵气候,是只有时间才能转化出的美味。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